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हिन्दी Русский Deutsch

Ελληνικά
Li Zhong, Medical workers putting on their gowns to fight the ‘evil’ virus, 2020.

李钟,《披战袍斩病魔》,2020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报道,江西省余江县成功消灭血吸虫病。毛泽东看到这一消息,激动不已。他欣然命笔,一气呵成豪迈诗篇《送瘟神》

千村薜荔人遗矢,

万户萧疏鬼唱歌。

….

借问瘟君欲何往,

纸船明烛照天烧。

毛泽东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在家乡,他切身感受到了吸血虫病的威胁以及曾肆虐中国农村数百年的鼠疫。清朝诗人师道南(1765-1792)曾赋《鼠死行》一篇(此诗描写1792~1793年间鼠疫流行时纷纷死人的惨状)。师道南身处其地,也因沾染鼠疫而死。以下为《鼠死行》节选:

人含鬼色,鬼夺人神。

白日逢人多是鬼,黄昏遇鬼反疑人。

共产党员对待消除疾病的态度是坚决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毛泽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卫生健康委员会。1934年,在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工作期间,他把公共健康问题置于党工作的首位。当共产党在延安时,其政府把预算的百分之六拨给了公共卫生事业——这是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职责所在。他们认为,对数百万民众的社会生活不闻不问的腐旧工作作风需要彻底改变。为此,他们要夺取国家政权,同时要号召广大群众一起行动。

 

 

Urban sanitation, 1952.

城市卫生体系, 1952.

在1950年,新生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召开了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大会采纳了以下四项基本原则:

  1. 卫生工作人员应该主要服务农民和工人群体。
  2. 疾病防控是关键。
  3. 应当均衡中医和西医医师的培养。
  4. 卫生工作应该通过大众运动来开展,医护人员应该积极参与。

在1952年3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了流行病防控委员会,并启动了爱国卫生运动。脑脊髓炎、疟疾、麻疹、伤寒以及血吸虫病基本上得到了控制或消除。这场运动最终为1978年国际初级卫生保健大会发表的《阿拉木图宣言》奠定了良好的基础。2017年7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向中国政府颁发了“社会健康治理杰出典范奖”,表彰爱国卫生运动取得的辉煌成就。

 

 

Take actions to prevent respiratory diseases, 1970.

采取行动来防控呼吸道疾病,1970

由于生活条件的改善,鼠疫以及霍乱这类早已存在的病毒在中国基本上被控制住了。但是新的病毒又来了,其中一些是非常致命的,新冠病毒就是其中之一,它造成了大封锁。在十二月下旬,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了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之后医生把病例报告给医院的负责人,之后又通知了国家卫健委。几天之内,中国政府通知了世界卫生组织。疫情爆发几周后,中国政府对湖北省实行了封锁(其中包括武汉市),并调动了国家资源以及号召公众来打破病毒传染链。中国抗击新冠病毒的方式是1950年中国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通过的四项原则的良好体现。

世界卫生组织于一月初向全球发出了警告,让大家警惕这一致命的病毒,并于1月30日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扬言:“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很好地控制住了疫情。”资产阶级秩序下的政府耀武扬威,资本主义秩序的捍卫者:如特朗普以及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所做的决定是基于不切实际的幻想而不是科学的实证。从特朗普的推特发文中可以明显看出:整个1月、2月以及3月,特朗普始终低估和轻视病毒的威胁。在3月9日,特朗普把新冠病毒与普通的流感等量齐观;关于新冠病毒的介绍,他在推特轻描淡写:“你就想一下流感是怎样的就行了。”两天后(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病毒为全球大流行病。3月13日,特朗普宣布全美进入紧急状态。这距世界卫生组织发出疫情警告已经过去了六周时间。

 

 

疫情汹汹,特朗普对疫情的反应危险至极,他把此次危机归咎于中国以及世卫组织,却毫不反思北大西洋国家的国家机构之腐败以及各级政府的无能无为。

我的同事朱伟燕、杜晓骏和我一起详细研究了中国政府机关是如何认识病毒的,关于病毒的信息是如何传递到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全世界的,以及中国人是如何打破传染链的。我们的研究大多是基于中文的资料,这是给患有“恐中国症”的特朗普以及资产阶级秩序下的其他政府的一剂解药。我们分析的中心点是新冠冲击(CoronaShock)的概念。这个术语指病毒是如何以如此惊人的力量来侵袭世界的。它也指在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秩序越发体现出韧性的情况下,资产阶级国家的社会秩序是如何崩塌衰败的。

请阅读我们的书册,您能够在我们的网站上阅读或下载。

 

 

Noureddine Daifallah, Hommage-à-Imam-Al-Jazouli, 2014.

Noureddine Daifallah, Hommage-à-Imam-Al-Jazouli, 2014.

 

Abdallah El Harif,摩洛哥“民主之路”党领袖这周与我就新冠冲击进行了一次交谈。

新冠肺炎教给了我们什么?

新冠肺炎揭露了资本主义的失败。大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意大利、法国以及西班牙,无法应对这场全球疫情。他们视资本利益高于人民的性命。资产阶级国家的政治体系缺乏公信力:他们没能拯救人民,他们通过公共基金的方式向人们强制筹集资金来对抗疫情,而不是从富人身上征税。根据新自由主义政策,这些政府取消了公共卫生服务并把民众暴露在病毒的侵扰中。不仅如此,病毒也揭示了资本主义的道德沦丧。他们犯下的滔天罪行铁证如山:他们毫无人性地抛弃了老年人并加强了对古巴、伊朗以及委内瑞拉的封锁(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拒绝向委内瑞拉提供帮助)。

您是如何看待中国应对病毒的?

中国之所以能够击败病毒,是因为中国政府采取了迅速、高效以及妥当的处理方式。他们动员了各种资源,因为他们首先考虑的是人类的生命。服务于民的强大的中国公共卫生系统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此外,中国和古巴派遣医疗队到全世界抗击病毒,这让我们懂得了什么是团结以及国际主义精神。

我们目睹着一个不断加剧的两极分化体系。其中一极是美国:它根植于军事力量中,它强行让美元成为国际货币,让美国控制全球经济以及金融机构。另外一极是一些新兴国家,以中国为代表:它根植于坚韧、独立自主以及开放的经济;中国人从不怀揣军事野心,他们不向其他国家的人民发动战争;他们尊崇国际法,和其它国家进行正常的商务交易而绝不做帝国主义的肮脏的勾当。美国一极的霸权日趋式微,所以它正在向中国痛下狠手。以特朗普政府为例,其意图是通过责难中国,将国内舆论的矛头从其在对抗疫情中所犯下的种种罪行转移开。

您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冀?

人类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我们要么选择野蛮和残暴,要么选择合作和团结。科学以及科技革命大大地提升了生产力。它为所有人能够有尊严地活着打下了基础,但是一小部分资本家为了敛财将此白白浪费。我们的奋斗目标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资本。这需要建立一个集结所有力量的政权来与帝国主义抗衡,并以建立卓越的人类文明以保障全人类生产力的发展为愿景。

 

罗杰·沃特斯,我们是否已经“舒适得麻木了”? 2020年4月29日

 

最近一次交谈中,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yod,英国摇滚乐队)的革命音乐家罗格·沃特斯(Roger Waters)也谈及了Abdallah Harif提出的人类面临的困境:要么是野蛮,要么是合作。“我们只能前进,拯救这个我们称之为家园的脆弱星球”,他说,“为此我们必须互相协助而不是彼此攻击。”

 

李钟

 

上海画家——李钟先生,在一个半月的隔离期内创作了129幅水墨画(每天创作两幅以上),以此致敬在武汉奋斗的劳动者和百姓。我们发表的一本关于中国和新冠疫情的书册中采用了李钟先生的画作(您能够在阅读)。Tings Chak是我们的首席设计师,她与李钟先生结识于上海。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印刷在了书册的最后一部分。Tings Chak曾问李钟先生:艺术家应该做些什么?李钟答道:“他们应该积极地反应现实情况”,他又说到“他们应该实事求是,有理有据,不能无端谴责其他国家或是散播不实信息。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打击病毒,这需要我们所有人的齐心协力”。

我们多想放声高歌:再见,新冠之神。再见,大封锁。

热忱的,Vijay。

 

Download as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