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हिन्दी Русский Deutsch

Sliman Mansour (Palestine), Revolution Was the Beginning, 2016.

Sliman Mansour (巴勒斯坦), 《革命是开端》, 2016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谈及巴勒斯坦人民的命运时,心绪难平。自1948年以来,他们的国家被掠夺,他们的生存权利被剥夺。一项又一项联合国决议指出,他们的流亡生活必须结束,必须让他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从联合国第194(1948)号决议到第242(1967)号决议,其间的一系列决议都在呼吁巴勒斯坦人拥有自己家园的权利以及重返家园的权利。

在1967年以色列入侵西岸地区(West Bank [1])期间,国防部长摩西·达扬(Moshe Dayan)告诉中将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这场战争的目的是将所有巴勒斯坦人赶出这片领土,将他们驱赶到约旦河(Jordan River [2])西岸。当以色列从约旦手中夺取这块土地时,以色列总理列维·艾希科尔(Levi Eshkol)这块新领土是一份“嫁妆”,但是随着这份“嫁妆”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新娘”——也就是巴勒斯坦人民。他说:“问题是随着嫁妆而来的是我们不想要的新娘”。以色列的计划一直是吞并整个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要么杀死居住在那里的巴勒斯坦人,要么将他们驱逐到约旦和叙利亚。

 

Vera Tamari (Palestine), Starry Night on Jericho Hills, 2017,-3

Vera Tamari (巴勒斯坦), 《杰里科山的星光之夜》, 2017

 

2020年7月1日,这正是以色列政府开始的行动:吞并约旦河西岸。1994年的《奥斯陆协议》为“两国方案”提供了基础,即巴勒斯坦人民将在未来巴勒斯坦国的土地上控制西岸、东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但以色列绝不会允许这成为现实。以色列将加沙地带团团包围使得这片土地俨然成为了一座监狱,此外又对这个拥挤和贫困的地区狂轰滥炸,使得当地的民众家破人亡。通过土地掠夺的方式对东耶路撒冷进行公开的吞并改变了东耶路撒冷这座城市的现状。一项受到以色列政府支持的政策让近50万以色列殖民者占领了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土地(那里通常有最好的水源)。自此,巴勒斯坦主权国之梦彻底破灭。

多年来,以色列殖民者在以色列政府的全力支持下侵占了巴勒斯坦的土地。现在,以色列已经开始将这些联合国称为非法的殖民地纳入以色列领土。自联合国第237(1967)号决议以来,联合国一直警告以色列不要违反《日内瓦第四公约》(1949),该公约旨在确保战争地区(即以色列在1967年战争中从巴勒斯坦人民手中夺取的地区)的平民得到保护。2016年联合国第2334号决议,以色列的殖民“公然违反”国际法并且“不具有法律效力”。以色列目前的吞并行为是对国际法以及巴勒斯坦人民的民主夙愿的藐视。

 

Nabil Anani (Palestine), Demonstration #2, 2016.

Nabil Anani (巴勒斯坦), 《游行2》, 2016

 

吞并约旦河西岸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以色列夺取了它正式割让给未来巴勒斯坦国的土地,也意味着以色列愿意承认这片土地上的巴勒斯坦原住民是以色列的非公民居民。掠夺土地违反了国际法,巴勒斯坦人的二等阶层地位确凿证实了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2017年,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U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ssion of West Asia)发表了一份名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做法和种族隔离问题》(Israeli Practices towards the Palestinian People and the Question of Apartheid)的报告。报告显示,所有巴勒斯坦人,不论他们住在哪里,都受到以色列国家种族隔离政策的影响。

拥有以色列公民身份(ezrahut)的巴勒斯坦人没有获得国籍(le’um)的权利,这意味着他们只能获得较差的社会服务,此外他们面临着限制性的分区法,无法自由地购买土地。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被降级为永久居民,他们必须不断证明他们居住在这个城市。联合国报告的起草者写道,生活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过着一种“无异于种族隔离”的生活。而那些被流放到黎巴嫩、叙利亚和约旦的难民营的人则被永久剥夺了重返家园的权利。所有巴勒斯坦人,不论住在海法(以色列)还是艾因赫勒韦[3](黎巴嫩),都遭受着以色列种族隔离的后果。这种侮辱还穿插着那些羞辱巴勒斯坦人的法律,每一条法律都企图把他们的生活蹂躏得悲惨至极,最终逼迫他们移民。

 

Khaled Hourani (Palestine), Suspicion, 2019.-2

Khaled Hourani (巴勒斯坦), 《怀疑》, 2019

 

对西岸的吞并只会推进以色列的隔离政策。这个犹太复国主义国家不会允许巴勒斯坦人享有完全的公民权利。以色列不打算给予巴勒斯坦人民完全的公民身份,也不打算割让哪怕是一块残破不堪的巴勒斯坦土地。这是赤裸裸的旧殖民主义。在这种殖民侵略下,以色列拆毁了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区(如Wadi Yasul),破坏了橄榄园(如Burin村的橄榄园)。在2020年短短几个月里,以色列逮捕了210名巴勒斯坦儿童和250名巴勒斯坦学生,以及13名巴勒斯坦记者。人权组织报道了这些举动,巴勒斯坦民间社会组织也谴责了这些举动,但除此之外,其他组织都忽视了,这不啻于对尊严的损害。

拆毁居民区、殖民、包围西岸的种族隔离墙,所有这些都是非法的。联合国决议、国际法院的裁决,民间社会的谴责——这些似乎都不起作用。自1948年以来,以色列的行为一直逍遥法外,它试图消灭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偷取“嫁妆”并处置“新娘”。以色列为了羞辱巴勒斯坦人围绕约旦河西岸修建了隔离墙,而在距离这面墙不远的地方,是以色列拆毁一堵堵墙,把家园夷为平地而留下的的痕迹。这些曾经用来支撑屋顶的墙,是那些失去重心、跌跌撞撞、总是害怕殖民者的子弹或士兵的手铐的人们的避难所。监狱的墙由石头砌成,殖民地的墙也由石头砌成,但是巴勒斯坦人民家园的墙由恐惧和抵抗砌成。一方面,人们担心殖民者的大炮会炸穿它们,但另一方面也有抵抗的声音承认,家里的墙不是真正的墙。真正的墙是一堵堵由坚韧和毅力砌成的墙。

 

巴勒斯坦,受到罗纳尔多·科尔多瓦 (亚非拉团结组织, 古巴)的原版海报的灵感激发, 《与巴勒斯坦团结》, 1968

 

残破的国家被他们的麻木不仁和不公正所掏空。在道德信念缺失的情况下,以色列不得不通过武力的威慑来为自己辩护。当一辆推土机来到一个家园面前,会获得胜利的是那辆推土机,但活在人民心中和梦想中的是那个家园。推土机带来的是恐惧,而不是人性。一个人道的社会不能由恐惧搭建,它必须由爱的热情来打造。像以色列这样残破的国家,因野蛮的偷盗伤痕累累,在这片土地上无法建立一个充满爱的乌托邦。即使橄榄树已经被连根拔起,但小树林仍然散发着橄榄的味道。

Yalalan乐队 (巴勒斯坦), Dingi Dingi, 2016

 

2014年以色列轰炸加沙之后,伊拉克诗人西南·安托安(Sinan Antoon)写下了一篇“后记”。这首诗想象了一个孩子和他的祖父(sidu)散步的场景。

我们准备回到雅法吗,爷爷?
我们不能。
为什么?
我们已经死了。
所以我们在天堂吗,爷爷?
我们在巴勒斯坦,亲爱的。
巴勒斯坦就是一座天堂,
也是一间地狱。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呢?
我们要等。
等什么?
等其他人
……
回来。

没时间等了。因为美国的全力支持,以色列逍遥法外。现在,全世界应该阻止以色列继续逃脱法律的制裁。

 

热忱的,Vijay。

 

附言:请阅读国际人民大会(International Peoples’ Assembly)发表的与巴勒斯坦人民团结一致的陈述


1. 西岸地区(West Bank,约旦河西岸地区)是个巴勒斯坦的地区,位于约旦河以西,以色列以东,总面积5879平方公里。该土地具主权争议,大部分由以色列管辖,另外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进行有限度管理。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后,西岸地区被约旦吞并。至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地区被以色列军占领。现在该地区连同加沙地带合称巴勒斯坦。

2. 约旦河源于叙利亚境内的黑门山,向南流经以色列,在约旦境内注入死海,全长360多公里,它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河流。

3. 艾因赫勒韦(原意是甜美的泉水)是黎巴嫩境内最大的巴勒斯坦难民营。这里曾有7万多名巴勒斯坦难民,但2011年以来,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大量涌入,难民总数已接近12万。难民营位于港口城市西顿的东南方。

Download as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