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हिन्दी Русский Deutsch

Luis Peñalever Collazo (Cuba), America Latina, Unete! 1960.-4

Luis Peñalver Collazo (古巴), 《拉丁美洲,团结!》,1960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2020年6月的最新数据,预测不容乐观。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4.9%,这比它在4月份的预测值低了1.9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认,“新冠疫情对2020年上半年经济活动的负面影响比预期更大”。对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20年1月对2021年经济增长做出的3.4%增长预期,本次预测为5.4%的结果则稍显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低收入家庭受到的冲击尤其严重。 ”减贫实际上已不再被列入议程之内。世界银行(World Bank)在最近的报告中做出了更为悲观的预测,认为2020年的增长率将为-5.2%,且将出现80年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世界银行对2021年经济增长率的预期为4.2%,低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期的5.4%。

现在正处年报季,接踵而至的报告读起来似乎一份比一份更令人沮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早些时候曾将世界经济形势称为“大封锁(Great Lockdown)”;如今,国际清算银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在其最新报告中将目前的经济情况为“全球突然停止(global sudden stop)”。这两种措辞都表明了世界经济的大部分领域正在发生动荡。世界贸易组织(WTO)此前预测全球的贸易额将下降32%,但现在似乎只下降了3%(从1月到4月中旬,全球商业航班班次减少了74%。截至6月中旬,已经上涨了58%,而相比5月份,6月份的集装箱港口运输已经得到了恢复)。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表示,“情况本来可能会更糟”。

 

Chess in the time of COVID. Venezuela 2020. Dikó / CacriPhotos

Dikó, Cacri Photos (委内瑞拉), 《新冠肺炎时期的国际象棋》, 加拉加斯, 2020

 

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的预测报告总不能也是在夸大其词吧。事实上,情况正如预期的一样糟,甚至是更糟。国际劳工组织在7月初召开的关于新冠肺炎与劳动世界的会议上的一份概念文件中说道,疫情已导致至少3.05亿人失去工作,大规模失业带来的影响正在以一种缓慢却切实的方式冲击着美洲大地。这个数字只是一个保守的估计,更激进的数据显示,多达半数的劳动人口没有获得足够的收入。国际劳工组织写道,在工作方面,病毒”以最严厉和最残酷的方式打击了最弱势和最脆弱的群体,暴露出了不平等带来的破坏性后果”。

全球约有20亿工人,即六成的劳动人口正处于非正式经济之中;国际劳工组织的报告指出,其中16亿人的“生计面临着迫在眉睫的威胁,因为在疫情爆发的第一个月,非正式经济从业者的平均收入缩水了60%。这导致了贫困的急剧增加,而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me)也在4月发出了警告,即下一个大流行可能是饥饿大流行”,这是我们在今年发表的新闻稿20中讨论过的一个话题。

 

Shoppers at the market pay to be disinfected. Rodríguez Market, La Paz, Bolivia, 2020. Carlos Fiengo

Carlos Fiengo (玻利维亚),《市场的购物者们花钱进行消毒》. Rodríguez Market, La Paz, 玻利维亚, 2020

 

冠状病毒导致的经济衰退带来的不平等的负面影响需要引起重视。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如果非洲经济萎缩3.2%,那将是“至少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非洲遭受的最严重打击”。南非的经济在疫情蔓延之前就已经开始萎缩,现已陷入极度困境之中;财政部长蒂托·姆博维尼(Tito Mboweni)称,2020年南非经济可能会萎缩7.2%以上,这是一百年来最严重的衰退。姆博维尼选择了一条紧缩的道路,试图挽救衰退的经济,但这受到了经济学家杜马·顾布勒(Duma Gqubule)的诟病,他在《新框架》(New Frame)中,这“将导致公共服务崩溃,失业、贫困和不平等的程度加深,进而将把国家变成一片经济荒地”。

面对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债权人的压力,加纳财政部长肯·奥福雷-阿塔(Ken Ofori-Atta)表示,尽管富裕的国家被允许增加债务来刺激经济,但是加纳等国却被告知要遵守规则,偿还债务还本付息,并且采取紧缩的经济日程。奥福雷-阿塔故意模仿乔治·弗洛伊德生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说道:“你真的想大吼一声:‘我喘不过气来了’。 ”

债务免除,这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却根本不在议程上。事实上,美国财政部已经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明确表示,即使是发行1万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SDRs)来帮助被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打击的国家,为缓解他们现金匮乏的状况提供资金,也是不可能的。美国财政部也明确表示,债务减免是私营部门的事情,应该留给债权人处理。如此情况之下,难怪奥福雷-阿塔会用“我喘不过气来了”这个令人揪心的表达来形容全球南方的经济体和人民感受到的窒息。

 

Herb and spice vendor working (despite the pandemic). Santa Cruz Street, La Paz, Bolivia, 2020. Carlos Fiengo

Carlos Fiengo (玻利维亚),《药草和香料小贩》,La Paz, 玻利维亚, 2020

 

哥伦比亚经济学家、最近被任命为世界银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副行长的卡洛斯·费利佩·哈拉米略(Carlos Felipe Jaramillo)说,该地区20年来在减贫方面取得的进展或许都将付之东流,至少会有5300万人陷入贫困。他,拉丁美洲正面临着“从有记录开始(现代),至少120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哈拉米略的陈述在《冠状病毒冲击下的拉丁美洲》中得到了清晰的呈现。这是由三大洲社会研究所撰写的一份新汇编,由三大洲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和圣保罗(巴西)的办公室编写,汇编全面分析了该区域的卫生、社会和经济危机。根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数据,该汇编显示,该地区的失业、贫困和饥饿将逐步升级,失去控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表示,2021年拉丁美洲可能会恢复3.7%的增长率,但即便如此,这也是建立在疫情稳定和大宗商品价格回升的基础上的,然而目前这两者都没有迹象。

对于我们的汇编而言,至关重要的一个观点是:现在讨论的任何政策框架都仅仅是被重新包装过的新自由主义(哈拉米略坚持认为拉丁美洲需要“培养创新、企业家精神和竞争力来解决低生产率的问题”,但问题是,目前就业与饥饿带来的危机已然超出了哈拉米略连篇空话中描述的程度,事实上这个结果很大程度上就是他提出的政策所导致的)。

在之前的一个研究(《疫情蔓延下的我们的美国》(《Nuestra América bajo la expansión de la pandemia》),6月22日)中,我们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办公室指出,在没有更好的货币政策 (而非通过贬值周期)和债务免除(这在阿根廷接近GDP的100%)的情况下,拉丁美洲的经济萎缩无法得到逆转。尽管大流行带来了危机,但信奉新自由主义的政治力量仍在墨守陈规:紧缩、稳健货币、放松管制的资本市场、平衡预算、私有化和自由贸易。出于这个原因,我们的汇编认为,该地区的政府仍被困在新自由主义政策框架内,该框架将“保护经济优先于保护人民”置于首位。

 

 

Oswaldo Guayasamín (厄瓜多尔), 《抗议的双手》, 1968

 

保护经济是保护私有财产的另一种说辞。有人挨饿,同时也有食物。但是食物却没有送到这些挨饿的人手中,原因之一是挨饿的人没有钱,其二则是食物不被视作一种权利,而是一种商品。政府宁愿把社会财富用于雇佣军队和警察,也不让这些人得到食物,这清晰地表明了这个体系中人们的灵魂已经干枯。尽管我们的汇编是基于来自拉丁美洲的材料撰写而成,却提出了在这个人类遭受巨大苦难的时代中,全球资本主义体系枯竭这样深层次的问题;无论是新法西斯主义政府,还是新自由主义政府,都主张财产优先于人类需求这一资本主义式的逻辑,所以他们都无法控制部分由他们造成的深重的人类灾难。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正在与国际反帝斗争周通力合作,举办一场海报比赛。在第一轮中,艺术家们制作海报来展现他们对资本主义的解读。我们现在呼吁艺术家们围绕新自由主义的主题创作新的海报。我们对新自由主义的定义很简单:富人通过拒绝纳税以及迫使国家调整政策来使自身受益,从而应对资本主义危机。与此同时,各国减少福利支出,大幅削减对贸易和金融的监管,并向企业出售水资源、空气等公共资产。我们请艺术家们在7月16日前将这个概念以视觉的方式描绘出来,并将他们的作品发送到posters@antiimperialistweek.org。这一概念的政策框架迫切希望加强对拉丁美洲支离破碎的社会的控制。

 

视频:大流行及其影响:《巴西事实报》采访(Brasil de Fato), 2020 (英语原声,葡萄牙语字幕)

 

最近,巴西媒体门户网站《巴西事实报》对我进行了一次采访,采访内容是关于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对冠状病毒冲击以及后新冠肺炎时期的研究。在这次采访中,我总结了三大洲的工作,尤其是大流行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The MST organises the donation of fifty tons of food in the interior of Paraná, Brazil, April 2020. Wellington Lenon / MST

Wellington Lenon (巴西), 无地农民运动在巴拉那州(Paraná)内部组织捐赠了50吨粮食, 巴西, 2020年4月

 

人类寻求各种方式,以期同舟共济,改变现实。这股由人类汇聚而成的强大力量必然将会在当下这悲惨的境况中力挽狂澜。这不是夸夸其谈。我们的群众运动已经在努力改善,甚至是改变未来。大流行所暴露出的腐败揭示了一个令人恐惧的未来,如果我们不主动采取行动来塑造我们想要生活的世界,那么这个令人恐惧的未来就会成为现实。

热忱的,Vijay。

 

Download as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