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हिन्दी Русский Deutsch

Caption: Mallu Swarajyam (left) and other members of an armed squad during the Telangana armed struggle (1946-1951). Credit: Sunil Janah / Prajasakti Publishing House.

Sunil Janah, 《Mallu Swarajayam和其他特伦甘纳*(Telangana)武装斗争中的武装小组成员》,1946-1951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1917年至1918年,当沙皇帝国革命的消息渗透到被英国统治的印度时,人们普遍都是这样想:如果他们能推翻沙皇,那么我们也能推翻英国的统治。但局势已经升温,不仅仅是英国人被驱逐,社会革命的氛围愈发浓厚。孟买一家自由派报纸写道:“事实上,布尔什维克主义不是列宁或任何人的发明。这是经济制度下必然的产物,这种经济制度之下,有几百万人劳苦工作却只能得到微薄的报酬,而他们的辛劳只是为了几千人可以纵享奢侈的生活。”这种经济制度,即资本主义,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却无法改善创造了这笔财富的数十亿人民的生活条件。

在1917年十月革命的刺激下,印度工人罢工不断,最终在1920年成立了印度全国工会大会。十月革命和罢工浪潮所激发的能量,为一百年前印度共产主义运动的诞生创造了条件。从柏林流亡至东京的革命者和印度国内的革命者把目光投向苏联的塔什干,1920年10月17日,他们的同志在那里组建了印度共产党。

 

 

我们的汇编32(2020年9月)旨在致敬印度共产主义运动百年纪念。要用这种简短的形式概括这百年来数百万印度共产党人的牺牲和挑战、斗争和进步并非易事;这份汇编介绍了印度国内复杂而充满韧性的革命激进主义,而近期,印度一天内的新冠肺炎病例数就超过中国在整个疫情期间病例数。

把共产党人的角色引入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对话中,可能会让人挑眉,表示怀疑,因为有些人会质疑这种传统的相关性。与此同时,尽管疫情席卷印度的工厂和田地、呼叫中心和办公楼,工人们仍旧在同样的压迫条件下生产商品和提供服务。资本主义在社会生产和私有财产这对矛盾体间摇摆。资本——即无休止地渴望赚取更多钱财的财富,将所有的生产力量组织成一个有效且井然有序的社会过程,为所有者创造最大化的利润,却最大限度地压低工人的工资。卓越的社会生产网络将世界不同地区的工人联系起来,将商品从那里运送到这里。这个网络保证过要将人们联系在一起,享受彼此的劳动果实。

 

Caption: Members of the Samyukta Maharashtra Samiti headed by communist leader SS Mirajkar (third from right, wearing dark glasses) who was then the Mayor of Bombay, demonstrating before the Parliament House in New Delhi, 1958. Credit: The Hindu Archives.

由当时的孟买市长、共产党领袖SS Mirajkar领导的Samyukta Maharasthra Samiti成员在新德里议会大厦前示威,1958

 

然而,问题在于,资本主义的巨大生产力是建立在私有财产的基础上的。资本贪得无厌,从不满足,它必定永远寻求利润。正是通过控制生产过程,资本剥削劳动力,提取剩余价值。私人资本控制着社会生产体系,并占有生产出来的社会财富,而实际的生产者获得的份额却少之又少。

资本对生产过程的控制阻碍了人类劳动创造力的发挥;利润的压力,即私有财产的产物,试图从工人身上榨取越来越多的利润,而生产的社会关系所强加给工人们的对于例行公事、服从和顺从的要求,扼杀了他们的智谋。

这种体制催生了贫困,但这并不是一个令人遗憾的结果。确切地说,贫困是这种制度下的必然产物。消除贫困这一人类共同的梦想,需要我们做的不仅仅是寻求福利和慈善。福利和慈善也许能减轻暂时的痛苦,但也仅此而已。对早期的印度共产党来说,仅仅把英国人从印度赶走,让印度资本家统治印度是不够的,他们的慈善事业不能阻止贫困一代又一代地延续下去。生产阶级需要被组织起来,以推翻私有财产制度,建立一种基于社会主义原则的制度。这是几代印度共产党人的动力来源,他们的故事收录在了我们的汇编里。这也在我们这个时代激励着世界各地的左翼人士。

 

Caption: A page from Hungry Bengal (1945) by Chittaprosad. Copies of the book were seized and burnt by the British; this drawing is from the only surviving copy (reprinted in facsimile by DAG Modern, New Delhi, 2011). Chittaprosad's drawings on the Bengal Famine were published in the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s journal People's War, helping to intensify popular anger against the British colonial regime.

Chittaprosad,《饥饿的孟加拉》,1945

 

1921年7月,共产国际为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者制定了规则和建议,大多数规则都直截了当。但有一个特别的声明尤其引人注目:“对于一个共产主义政党来说,任何时候党的组织都可以在政治上活跃起来。”70年后,当苏联解体,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因此而遭受巨大损失时,这个建议发挥了作用。有人说,历史已经结束了:资本主义已经证明了它是永恒的,无法被取代。

自1989年以来,资本主义制度在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中蹒跚前行,究其根本是因为资本主义无法解决其根深蒂固的矛盾,也无法解决地方性的社会问题。马克思主义仍然是一个基础框架,可以用于分析那些还在靠着几个世纪以来的老节奏持续运行的体系。毫无疑问,资本主义在许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例如,它在金融领域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但它仍然被社会生产和私人收益的体系及资本赋予生产和积累体系的巨大权力统治着。恶劣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关于劳动时间和劳动强度的抗争、失业和饥饿带来的压力,都说明了阶级剥削在我们社会秩序中的中心地位。这种情况要求左翼“在政治上积极行动”,扩大、深化和统一为具体要求而进行的无数斗争,使之成为一场更大、更强的运动。随着每一场斗争的发展,它都会引发资本家和政府的回应。而每一种反应(通常是警察的暴力)在与政治教育结合起来时,都有可能阐明一件事:工人必须进行的政治斗争,不仅仅是为了这个或那个改革,而是为了改变一个持续导致贫困的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就其本质而言,造成的贫困程度令人瞠目结舌,在这个体系内,未来似乎是不可能的。

 

Caption: Circa 1946: Godavari Parulekar, leader of the communist movement and the All India Kisan Sabha, addressing the Warli tribals of Thane in present-day Maharashtra. The Warli Revolt, led by the Kisan Sabha against oppression by landlords, was launched in 1945. Credit: Margaret Bourke-White / The Hindu Archives.

Margaret Bourke-White,《哥达瓦里·帕鲁列卡(Godavari Parulekar)在塔那举行的全印度基桑·萨卜哈(All India Kisan Sabha)集会上致辞》,1945

 

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这是社会主义蕴藏的巨大可能性,也是一个伟大的希望,预示着我们能够战胜一个使数十亿人受苦的制度。哈桑·卡迈勒(Hasan Kamal)曾为1983年的电影《劳工》(Mazdoor)谱写了一首歌曲,其歌词捕捉到了这份情感的精髓:

当我们这些劳动者要求分得这个世界上属于我们的一份果实时。
我们要求获得的不仅仅是一座果园,也不仅仅是一片田地:我们要获得的是整个世界。

 

 

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引渡听证会于9月7日在伦敦开庭。阿桑奇因“电脑相关的犯罪”被美国通缉,但美国政府这样做的真正原因是他揭露了美国对伊拉克和其他地方犯下的罪行(正如我最近所详述的)。阿桑奇遭受的迫害对揭发者和调查性新闻报道产生了寒蝉效应,这正是当权者想要的结果。

信心不会因为个人的勇气而得到恢复。只有当数以百万计的像印度共产党人那样的人们走上街头时,和平的理念才变得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出版商和记者站在一起,他们在群众运动的鼓舞下,揭露了当权者的可怕秘密。

 

热忱的,Vijay。

 

注释:

*特伦甘纳(Telangana)意为“泰卢固人的土地”,面积11.48万平方公里,位于印度中南部安得拉邦北半部,居民以泰卢固人为主,人口约有3500万,官方语言为泰卢固语和印地语。

 

Download as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