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हिन्दी Русский Deutsch

Liu Bolin (China), Guernica, 2016

刘勃麟(中国)《格尔尼卡》 2016年

 

亲爱的朋友们:

谨以此文献给索尼·普拉沙德(1929-2020),她一生都在追寻更美好的世界。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他的“战争委员会”(由国务卿麦克・蓬佩奥领导)扩大了他们对中国的攻势。这种敌意最初表现为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贸易纠纷,如今已升级为美国对中国发起的生存挑战。

美国威胁中国并非不理性之举,而恰恰是出于理性的原因,具体可见下面的红色警报9(可通过我们的网站单独下载)。这些原因势必与中国成为经济技术大国有关。最令美国统治阶级苦恼的是,削弱乃至推翻中国政府的混合战争技术根本不存在。令人心寒的是,美国唯一可以用来维系手中权力的方式只有武装力量

 

 

红色警报9:美国对中国发动的混合战争

 

美国是想对中国发动一场战争吗?

过去几十年,美国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美国担心的是两个关键问题:其一,对中国有利的贸易不平衡;其二,中国科技产业的发展。美国打压中国的方法有:逼迫中国就人民币对美元的比价进行重估;迫使中国阻止知识产权的盗版行为,以减缓其国内知识产权的研发;施压令中国减缓乃至停止一带一路计划。

现在美国已经针对中国经济发动了战争。美国企业将华为与中兴从他们的供应商和市场中孤立出来,这一举措将会影响到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美国已制裁了约152家为华为、中兴生产芯片等产品的公司。通过美国政府的“清洁网络”(Clean Network)计划发出的更多禁令将阻止美国公司使用中国的云服务及海底光缆,还将禁止中国的应用程序在应用程序商店上架。美国政府已对其他国家进一步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参与这一行动。

美国政府在中国东部沿海增加了军事压力,包括:2017年重启“四边机制(Quad)(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美国)”;制定美国“印度洋太平洋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该战略2020年的重要文件名为“重获优势”(Regain the Advantage); 发展包括网络武器在内的一系列新型武器。与军事力量齐头并进的是聚焦于香港、新疆、台湾等问题的恶意毁谤,并将新冠疫情描述为“中国病毒”。与以往那些利用种族主义、反共等言论将中国妖魔化的做法相比,证据在这里并不重要。

 

Liu Xiaodong (China), Wedding Party, 1992.

刘小东(中国)《婚宴》 1992年

 

为什么美国在对中国进一步施加压力?

中国的技术进步将导致中国对西方的代际优势。中国在科学技术领域的发展得益于其对高等教育的投入,以及其对进入中国制造产品的公司进行技术转化的能力。2018年,中国学者发表的科学论文数量首次超过美国学者,中国公司的专利申请数量也超过了美国公司。中国科技公司制造的产品如今似乎已经超越了美国、欧洲、日本的产品,例如5G、北斗(一种比GPS更为先进的测绘技术)、高铁、机器人等。

面对美国的压力,中国制定了自主贸易与发展的计划。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着手推行经济多样化,以避免对美国、欧洲市场的依赖,发展其国内市场,与全球南方增进合作。立即推进的项目包括一带一路计划、珍珠链计划、中非合作论坛、上海合作组织、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论坛等,并且中国政府还更加关注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与这些举措同时进行的还有令人瞩目的消灭贫困计划

目前,中国高度依赖进口能源,比如来自东盟国家、澳大利亚、卡塔尔等国的天然气。中国和俄罗斯之间6000公里的“西伯利亚力量”(Power of Siberia)输气管道将带来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这一巨幅增长将满足中国9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消耗。2014年,俄罗斯跨国能源企业Gazprom(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签订了总金额4000亿美元、为期三十年的订单。

中国正在越来越多地尝试成立在西方控制的贸易与发展体系之外的机构,比如成立于2014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作为成员,中国致力于去美元化进程;中国已提出保留美元储备、以非美元货币进行贸易。这是一个长期但不可避免的发展方向,而且威胁了华尔街—美元体系的整体作用。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在这个平台上进展最大,约50%的中俄贸易是以人民币和卢布结算的(俄罗斯持有25%的全球人民币储备)。中国和俄罗斯都在减持各自的美元储备。2020年1月,俄罗斯售出1010亿美元,占其美元储备的50%,并将440亿美元兑换为欧元,将440亿美元兑换为人民币。不过,人民币在全球货币储备中的份额只有2%。

为了应对北约东扩以及“四边机制”的启动,中俄建立了一个欧亚军事外交安全合作,在武器交易、军事演习以及外交协作中均有体现。例如,俄罗斯和中国两国外交部的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和华春莹于7月下旬表示,两国将协力对抗针对中俄的信息战。中国外交官们在言论中表达了更为直接的态度;他们被称为“战狼外交官”,战狼的比喻来自一部热门电影:一位来自精英战狼部队的中国士兵打败了由美国海豹突击队退伍军人领导的一群恐怖分子。

显然,美国发现中国领导层无意走戈尔巴乔夫的老路(即听凭美国的意愿放弃中国模式)。中国共产党是不可能自我消亡的。中国的中产阶级,即所谓“颜色革命”的潜在牺牲者,毫无推翻政府的意思,他们满意于政府的方向,认为政府提高了生活水平并有能力(不像西方政府)应对新冠疫情(参见我们的“新冠冲击”系列文章)。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2003年至2016年间,人们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的满意度有所提升,主要原因是社会福利计划的发展以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共同推进的反腐斗争。对政府整体满意度达到了93%。

 

Zhong Biao (China), Paradise, 2007.

钟飙(中国) 《天堂》 2007年

 

美国的战争计划面临怎样的矛盾?

中国的经济发展(比如中国的发展援助开支水平超过了美国,能打败西方公司获得贸易订单)导致中国与一些国家的关键资本主义部门结成了联盟,而这些国家本应是美国的坚定盟友,比如菲律宾、斯里兰卡等国的资本主义部门,而这些国家都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

中国已经加强了对本国境内技术行业的干预,用140亿美元的私人资金和公共资金支持技术研发。中国顶尖芯片企业,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中芯国际)在上海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净值达到75亿美元。这些资金以及企业自身科技研发的结果是,中国很快就不再需要美国的芯片企业了。

中国的经济实力持续对不同国家的部分资本产生压力。比如,澳大利亚采矿企业依赖于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进口,这些企业游说澳大利亚政府不要对中国采取过于敌对的立场。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约占其总出口的三分之一,其中包括大豆、大麦、肉类、水果、天然气、原矿等。即便澳大利亚政府具有比只顾短期利益的采矿集团更为长远的视角,它也不得不直面这些顾虑。中国已经采取了对冲措施,从阿根廷、巴西增购大豆、肉类,并可能将从巴西增购矿产品(巴西的淡水河谷公司:Vale正在调用巨船将矿产品运到中国。)

美国军方已疲于应付委内瑞拉伊朗等国的冲突事件,如今对中国也力不从心。美国海军部一年内已经换了四任部长,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特朗普政府的混乱局面。结果美国海军抱怨自己无力在多个战场同时作战。中国业已发展出一些精妙的防御机制,比如能够关闭美国通讯系统的网络战技术(从美国的人造卫星开始);还有东风导弹等,能够打击位于南中国海的美国海军战舰。

 

 

中国诗人李白早在公元八世纪就写下过描述战争丑恶的诗篇,而战争这东西千百年来并无任何改变。

士卒涂草莽
将军空尔为

乃知兵者是凶器
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为突破对中国真相的封锁,请订阅东风期刊(Dong Feng Collective)的中国新闻(News on China),这些每周文摘是关注中国新进展的最佳途径。

热忱的,Vijay。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协调人安德雷・卡多佐(André Cardoso)

“当我们的团队成员在隔离中边照顾自己边工作时,我每周都会组织会议审查每一个研究主轴,每周还组织团队研究当前巴西与国际政治环境中的紧迫议题,以及我们贡献的材料。我们正在自我挑战,为与人民运动相关的研究找到新的方法,这些人民运动引领了在巴西发展起来的团结政治。今年,我们会纪念两位重要的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的百年诞辰:弗洛雷斯坦·费尔南德斯(Florestan Fernandes)和塞尔索·弗塔多(Celso Furtado)。鉴于此,我正在研究弗塔多的理论、他对巴西的剖析以及他认为的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出路,在现如今的背景之下,我们还可以对此加以更新。我还在自己的公寓里与伴侣一起进行了布置绿植的活动,这也是一种互相的慰藉和照顾。”

Download as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