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हिन्दी Русский Deutsch

Judy Seidman, Imperialism Stops Here, 2020.

Judy Seidman, 《帝国主义到此为止》, 2020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1965年,加纳总理克瓦米·恩克鲁玛(Kwame Nkrumah)出版了一本大胆的著作:《新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最后阶段》(Neo-Colonialism: The Last Stage of Imperialism)。在这本书中,恩克鲁玛详细记录了欧洲和北美的跨国公司与其政府勾结,不断扼杀非洲新国家希望的行径。恩克鲁玛举了自己的国家加纳的例子,该国在1957年以前一直以其殖民名称“黄金海岸”为人所知。

阿散蒂金矿公司(Ashanti Goldfields,一家英国公司)是一家古老的殖民公司,它从加纳黄金矿工的辛苦劳动中不断榨取丰厚利润;当恩克鲁玛政府试图提高该公司的税收时,伦敦各大报纸进行了愤怒声讨。恩克鲁玛写道,黄金为加纳人带来的“仅仅是象征性回报”,而阿散蒂金矿公司则为其欧洲股东提供了巨额分红。恩克鲁玛写道,这就是新殖民主义。

 

Madhuri Shukla, Imperial Interventions, USA.

Madhuri Shukla, 《帝国的干预》,美国

 

美国政府对恩克鲁玛书中所说的“挥霍无度”感到恼火,决定对他施以惩罚,拒绝提供用于支付食品进口成本的3亿美元短期援助。恩克鲁玛显得很淡定,他决定去越南河内会见胡志明。正是趁着他的访问期间,加纳军方在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和英国陆军情报六局(代号MI6*)的怂恿和协助下夺取了政权。恩克鲁玛为加纳人民争取国家主权和尊严的努力被弃置一旁了。

这个国家的财富将继续被跨国公司搜刮。当1957年加纳在恩克鲁玛的领导下赢得独立时,帝国主义的直接殖民形式曾被击败,但极不公正的帝国主义将演化出一种新的形式,恩克鲁玛称之为新殖民主义。他在1965年的书中写道,新殖民主义“意味着有权却无需负责,对受害者而言则意味着受剥削却毫无补偿。”这一模式至今仍未打破。

 

Fabiola Sánchez Quiroz, La vida contra el Imperialismo, Mexico.

Fabiola Sánchez uiorz,《反帝国主义的人生》, 墨西哥

 

“帝国主义”已被认为是一个过时的概念,对于解释世界局势已一无用处。其他还有什么概念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发展中国家公私部门的外债在过去十年中都增加的原因,以及拥有巨额资源的国家却不能偿债(债务如今已超过11万亿美元)的原因?仅刚果民主共和国一国资源的估值就至少在24万亿美元;与此同时,尽管刚果拥有非洲一半的水资源和森林,但该国仍有5100万居民无法获得饮用水,这是非洲结构性落后的结果。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估计,2020-2021年的债务还本付息总额将在2.7万亿至3.4万亿美元之间(另一项估计表示其上限为3.9万亿美元,其中约3.5万亿美元是本金支付)。暂停或取消债务是不可能的,因为正是通过债务等工具,各国政府才会受到牵制,跨国公司和富有的债权人才能搜刮财富并自肥。

 

埃米利亚诺著作的英文版、西语版、葡语版封面

 

由布宜诺斯艾利斯三大洲社会研究所的埃米利亚诺·洛佩斯(Emiliano López)主编的新书《南方的脉络依然开放:关于我们这个时代帝国主义的辩论》(The Veins of the South Are Still Open: Debates Around Imperialism of Our Time)让我们深入了解了围绕帝国主义的论争;该书收录了帕奈克(Prabhat Patnaik)、 乌特萨·帕特奈克(Utsa Patnaik)、 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 艾哈迈特·托纳克(E. Ahmet Tonak)、 阿提里奥·博隆(Atilio Borón)和加布里埃尔·马里诺(Gabriel Marino)的文章。这本书的出版属于国际反帝国主义斗争周(International Week of Anti-Imperialist Struggle)这一全球活动的一部分。斗争周于10月5日在加拉加斯(委内瑞拉)拉开帷幕,由西蒙·玻利瓦尔研究所(Simon Bolivar Institute)和三大洲社会研究所赞助举办了一场研讨会,并在10月10日反帝国主义节日中闭幕。

国际反帝国主义斗争周发表了一份《未来宣言》(Manifesto of the Future),内容如下:

 

Wacha, Imperialismo not found, Argentina.

Wacha,《未发现帝国主义》,阿根廷

 

未来宣言

面对饥肠辘辘的我们,帝国主义者操起了枪。面对帝国主义者,我们手挽手勇往直前。

人类正受到一种看不见的、迅速传播的病毒的威胁,但我们长期以来却深受其它病毒的侵害,如失业、饥饿、种族主义、父权制、不平等、战争等。这些病毒在世界不同地区以不同方式表现出来,残酷打击着工人、农民等所有社会不平等受害者的生活。与此同时,也有少数人在趁火打劫。

关于这些危机,资本主义体系没有答案,它的政策是空洞的。资本家不是想方设法为我们提供住房和食物,而是打造了庞大的破坏性机器:警察部队和军队,它们令富国工人阶级的生活窒息,也令穷国工农阶级的生活窒息。如果一个贫穷国家奋起行使国家主权,那么就有一整套权力武器来压制它:金融、外交和军事力量。他们不仅用武器,而且用思想统治我们;他们企图说服我们,他们的观点才是正确的。

资本主义制度的管理者们可以迅速拔枪对准远方的敌人,把坦克开进我们的土地,占领我们的家园,破坏自然,摧毁我们的世界。对他们来说,挑起战争比喂饱饥民更容易。他们宁愿利用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来煽动人民,也不愿正视这样的事实:一个支离破碎的制度越来越依赖女性被忽略的辛勤付出,越来越依赖强加给矿工和工厂工人的恶劣工作条件。

 

世界各地人民运动领袖阅读《未来宣言》

 

在这个星球上,火灾肆虐、病毒蔓延、饥饿横行,然而即便在这样的乱局之中,我们,地球上的绝大多数人,仍然没有放弃未来的希望。我们希望改善现状,渴望一个摈弃利益和特权的世界,一个摈弃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世界,一个歌颂人性的世界。我们的心比他们的枪强大,我们的爱与奋斗将战胜他们的贪婪与冷漠。

我们的运动播下了许多种子,我们需要浇灌、呵护它们,确保它们开出花朵。我们将建设一个珍视生命而非利益的未来、一个各国人民友好相处而没有种族纷争的未来、一个废除了社会等级制度且人人相互尊重的未来。

当足够黑暗时,你才能看到星星。现在已经足够黑暗了。

 

Choo Chon Kai, Sharing Economy, Malaysia.

Choo Chon Kai, 《分享经济》, 马来西亚

 

本次新闻稿中的画作来自三大洲社会研究所主办的反帝国主义海报展。这是我们四次展览中的第三次;前两次是关于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这次是关于帝国主义的,最后一次将是关于混合战争的。来自26个国家的63位艺术家参与了这次展览的海报艺术创作。

 

 

1967年10月9日,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被中央情报局特工杀害。他们在两天前抓住了他,尽管有留他一命的指示,但还是收到通知说他非死不可。作为国际反帝国主义斗争周的一部分,近20家左翼出版商以二十种语言出版了一本名为《切》的书,从马来亚拉姆语到西班牙语。该书中收录了由格瓦拉创作的两篇经典文章:1965年的《古巴人与社会主义》(Man and Socialism in Cuba)和1967年的《写给三大洲会议的话》(Message to the Tricontinental),以及由古巴哈瓦那切格瓦拉研究所的玛丽亚・德尔・卡门・阿里特・加西亚(María del Carmen Ariet García)所写的前言、由三大洲社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埃加兹·阿赫曼德(Aijaz Ahmad) 所写的简介。在我们的网站上可下载免费电子书。

1965年1月,格瓦拉前往加纳与恩克鲁玛会面,讨论了关于古巴、拉丁美洲以及1961年刚果领导人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被害等话题。恩克鲁玛和格瓦拉都心系刚果,当格瓦拉在坦桑尼亚组建一支战斗部队时,他们用了“帕特里斯·卢蒙巴旅”这个名字。比利时情报机构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唆使的卢蒙巴被害事件令恩克鲁玛和格瓦拉都感到难过。一年后,恩克鲁玛在中央情报局支持的政变中遭到推翻;两年后,格瓦拉被中情局人员杀害。从第三世界许多国家维护主权斗争的失败经历中可以窥见中情局行动所带来的影响。是时候把10月9日设为废除中情局的国际纪念日了。

热忱的,

Vijay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印度)研究员

萨塔鲁帕・查克拉博蒂(Satarupa Chakraborty)

我参与了一个项目,旨在编纂一卷回忆近几年学生运动的论文和访谈。这本书发出了反抗的声音,讲述了他们的斗争经验以及针对新自由主义及当权的印度教右翼势力打击高等教育进行反击的做法。

 

注释:

*英国陆军情报六局,简称军情六处,又称秘密情报局,缩写为SIS(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代号MI6。对外又称“政府电信局”或“英国外交部常务次官办事处”,西方情报界把MI6看成是英国情报机关的“开山祖师”。从伊丽莎白的开创初期至今,它和它的前身都是严格保密的,也称秘密情报处,原为英国情报机构海外谍报系统,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和以色列摩萨德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组织”。

Download as PDF